为肯德基喊冤的人,是忘记袁爷爷了吗?

天顺登录_

  来源:环球人物

  这次的肯德基事件,问题的关键不仅仅在于盲盒引发的过度消费,更在于过度消费的是我们最宝贵的粮食。

  |作者:尹洁 许晔

  短短一周内,肯德基的盲盒套餐经历了“热销—暴涨—疯—翻车”的轮回

  舆论迅速发酵是在1月12日,中国消费者协会(以下简称中消协)发文点名批评肯德基:“饥饿营销”手段刺激消费,诱导并纵容消费者不理性超量购买食品套餐,有悖公序良俗和法律精神。

  截至目前,微博话题“中消协评肯德基盲盒”的阅读次数已超2.5亿,网友在评论区争执不休。

  有人认为,“这跟选秀节目的‘倒奶事件’差不多”,“盲盒和食品挂钩,很难不造成食物浪费,收集癖是很疯狂的”。

  也有人认为,“买卖双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”,“错不在肯德基,是想抢盲盒的人魔怔了”,“错的是炒作的黄牛”。

  那么,究竟谁该为这场风波负责?

  疯狂的“炸鸡”

  1月4日,肯德基和盲盒品牌泡泡玛特联动,推出联名套餐,内含DIMOO盲盒一个。官方配文也很吊人胃口:

  “奇幻新年,睁眼掉入一场全新梦境。肯德基中国35周年KFC×DIMOO 限定款系列手办梦幻现身!款式随机,数量有限,先到先得!”

  按照肯德基制定的规则,凡是购买99元的DIMOO家庭桶套餐,即可获得DIMOO盲盒一个,总共7款(6个常规款+1个隐藏款)。盲盒里的玩具娃娃造型都来自肯德基食品——冰雪圣代、晚安薯条、香甜粟米、就是可乐、汉堡饱饱、飞行上校,以及隐藏款王牌炸鸡。

  ·一份盲盒套餐中的食物分量并不小。

  一个消费者想要集齐所有娃娃,至少需要购买7份套餐。当然,“欧皇”都没法手气那么好,毕竟,隐藏款娃娃的出现概率仅为1/72。

  于是,“奇幻”的事情真的出现了——

  有人“求娃”心切,不惜雇人“代吃”,花钱请人代买套餐后,不要食物只要盲盒,堪称肯德基版《买椟还珠》。

  有消费者打算“毕其功于一役”,斥巨资1万多元一次性购买了106份套餐。

  黄牛也一拥而上,原价99元的肯德基盲盒被“爆炒”,隐藏款在电商平台的售价飙至800多元,溢价超8倍。

  ·整套盲盒有7款娃娃。

 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“炒鞋”“炒玲娜贝儿玩偶”的套路。抢购盲盒的人究竟是真心喜欢,还是为了炒作获取暴利而追涨?击鼓传花的游戏玩到最后,总要有人埋单。

  中消协迅速出手,在其官网发布了一篇题为《用“盲盒”诱导食品过度消费,当抵制!》的文章。

  文中指出,目前商品销售的方式很多,无论是买赠、积分、打折、红包,只要合理合法就无可厚非。因为正常的让利促销既使商家提高了销量,也令消费者得到了实惠。但肯德基作为一家餐饮企业,其经营的快餐食品属于限期使用的商品,按需购买、即时食用是这类商品的特点,消费者一般不会超量购买,而通过限量款盲盒带动销售,属于用“饥饿营销”手段刺激消费,容易导致消费者为了获得限量款盲盒而冲动消费,并因超量购买造成无谓的食品浪费。

  然而,某些网友却开始为肯德基“喊冤”。

  肯德基错在哪儿?

  盲盒的营销方式并不新奇,也不是肯德基“原创”,这套路古往今来已经被用过无数次了。

  试问,哪个“80后”“90后”没收集过小浣熊干脆面水浒英雄卡呢?

  想当年,小浣熊干脆面风靡中国各大校园,无数学子为它疯狂,不仅是因为爱吃,更是为了其中附赠的水浒英雄卡。但又有几人真的集齐了108张卡?

  ·收集小浣熊干脆面里的水浒英雄卡,是很多人的童年回忆。

  往远了说,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最早的投机活动就是一种类似“盲盒”的商品——17世纪发生在荷兰的“郁金香泡沫”。

【天顺登录】

  郁金香原产于小亚细亚,1593年传入荷兰。17世纪前半期,由于这种花在欧洲非常稀有,很多达官显贵家里都摆放郁金香,向外人炫耀。于是一些投机商开始大量寻找和囤积郁金香球茎,价格越炒越高,“隐藏款”的稀有品种更是天价。

  1636年,一株稀有品种的郁金香能换一辆马车、几匹马;1637年初,一株名为“永远的奥古斯都”的郁金香售价高达6700荷兰盾,可以买下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的一幢豪宅,当时荷兰人的平均年收入只有150荷兰盾。

  但在1637年2月4日这一天,所有投机郁金香的人发现,自己手里的货找不到下家“接盘”了——市场瞬间崩溃。一个星期后,郁金香价格下跌了90%,普通品种甚至买不了一颗洋葱,成千上万的人倾家荡产。

  但300多年过去了,这个套路仍旧屡试不爽,总能让一些消费者“上钩”。

  最近几年,把盲盒玩得最溜的,莫过于泡泡玛特了。一些年轻人为它痴为它狂,动辄花成百上千元去购买商品,泡泡玛特因此赚得盆满钵满。2019年,其净利润达4.5亿元,次年在香港上市,被媒体称为“盲盒第一股”。

  既然【天顺注册链接】如此,肯德基搞个盲盒套餐,怎么就“翻车”了?

  互联网分析师张书乐在接受燃财经采访时表示,肯德基在此次品牌营销中忽略了自己的商品属性,没有考虑到单个消费者的食量问题,为了追求盲盒的轰动效应而制造稀缺性,不仅加大了游戏难度,还造成了消费者为凑齐一套盲盒买下大量套餐,吃不完浪费的现象。

  虽说是自由买卖,但商家经营总归要合法合规、合情合理。2021年4月29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食品浪费法》正式实施,明确要求餐饮服务经营者自觉抵制食品浪费,提示消费者适度消费,必要时采取措施防止消费者浪费;不得诱导、误导消费者超额消费,造成食品浪费。

  对企业来说,营销赚钱可以,但价值导向也得到位。而对消费者来说,钱虽然是你的,但资源是大家的。

  万物皆可盲盒?

  近年来,盲盒风越吹越歪。在肯德基盲盒之前,盲盒就频频“病态破圈”。

  2021年,上海嘉定区乐惠路某小区门口发现大量活体宠物盲盒,上百只奶猫奶狗被装在纸箱覆盖的笼子里,瑟瑟发抖、哀嚎不止。这批宠物盲盒被发现时,已有不少动物死亡,令人触目惊心。

  还有商家利用年轻人渴望脱单或拓宽交友圈的心理,卖起了“脱单盲盒”——消费者只需花几元钱就可以随机获取一个陌生人的联系方式,或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等待被“有缘人”抽取。

  但体验之后才发现这套路有多“下头”。据《中国青年报》报道,消费者抽到虚假个人信息的概率极大,甚至还有消费者个人信息被泄露,留下联系方式后,随之而来的是连续不断的商业推广,甚至收到诈骗信息。

  传统商业认为,产品应该具备更实用的功能,比如洗衣机要把衣服洗得更干净、电脑要能处理更多复杂的工作,这样才能吸引消费者、创造社会价值。但“盲盒经济”反其道而行之,充分刺激和挑动那些受多巴胺驱使的、即时而非长远的浅层需求。

  有分析认为,“盲盒经济”本身是一种对不确定性的贩卖,而年轻人往往充满好奇,从这种略带赌博性质的商业模式中能获得一定的即时满足,因此极易上瘾。有批评者认为,“盲盒经济”是在收年轻人的智商税。

  而当一些人意识到盲盒的高利润,开始转手倒卖,价格被炒到离谱,乱象也就层出不穷。如今,“盲盒经济”已经形成了从一手市场销售到二手市场炒作的完整链条,一些昔日的消费者也成为这个链条的主动构建者。

  正常消费者对商家的“万物皆可盲盒”、对黄牛的天价炒作,都早已难以忍受。

  但,冲动消费的特征是不可延续,那些不理智的消费者会很快上钩,也会很快失去兴趣。一旦他们失去了继续掏钱的兴趣,这种所谓的“创新模式”势必会被打回原型。而且,很多企业都在跟风,推出自己的盲盒产品,这势必会让相关领域的竞争进入白热化,并降低整个行业的利润空间。还是那句老话:镰刀多了,韭菜就不够用了。

  再说回这次的肯德基事件,问题的关键不仅仅在于盲盒引发的过度消费,更在于过度消费的是我们最宝贵的粮食。

  倡导节约粮食,反对餐饮浪费,一直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,也是新时代消费风尚。无论是餐饮服务经营者,还是广大消费者,都应自觉践行。

  物质丰裕的社会应与文明的精神追求相匹配,情绪价值的需求不应建立在物质浪费,尤其是食品浪费的基础之上。

  从消费者的角度说,树立正确的消费观,增强节约意识,选择简约适度、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也是一种社会责任。同时,我们也应该擦亮眼睛,提高明辨是非的能力,进行科学理性的消费活动,共同抵制盲目消费、冲动消费、超额消费等不良消费行为。

  ·别忘了,我们答应过袁隆平爷爷会好好吃饭”。图片来源:人民日报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天顺注册_天顺登录【天顺平台开户】 » 为肯德基喊冤的人,是忘记袁爷爷了吗?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//